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中心

请输入您注册的用户名以取得您的密码提示问题。
用户名

© 2005-2019 我的天啦原来它眼睛放出的特别的光亮是一种乞求的信号。我开始为我的冷漠深感自责。女儿虽然怜悯那只狗,但只能安慰我,说我本来就怕狗又不懂狗,怎么帮它呢说的也是,如果是白天,就可以请人送去宠物医院。不过想来总觉惭愧,不经意间竟怠慢了一条轮回里的生命,要是我那个朋友马老师知道了一定会笑话我的胆怯。马老师是一位泰国华裔,她是曼谷的一位中文老师,一个很有爱心和耐心的人。她曾经把路遇的一只受伤的鸽子带回家,足足养了十年。我曾多次陪她到庙里把痊愈的鸽子放入鸽群试飞,但它已经不能飞翔,她只好又把它带回家。后来她告诉我,当那只鸽子老去后,她竟伤心地哭了一个晚上。我在年轻的时候和马老师相处过一年,她的爱心深深地感染到了我。我学着对认识或不认识的人表达善意,偶尔把街头的龟或鳖买下来去放生。可是平常那种善待他人和放生什么的,做起来没什么难,而救助像我深夜遇到的那种受伤的小狗觉得就没那么简单了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